首页 建设项目 建设方案 建设动态 检查通报 理论探讨 下载专区  
 
  下载分类
 

当前位置: 首页>>理论检讨>>教学理论>>正文

德国大学模式新论——论德国研究型大学模式与工科大学模式
2012-11-11 22:52   中国高教研究杂志-2011年8期
  三、德国两种大学模式:价值、影响与借鉴

  德国工科大学拓展了德国的大学模式,与以柏林大学为代表的研究型大学模式构成了德国高等教育的基本格局,均具有重要的价值。但是两者在高等教育史上的影响是不同的。重新审视德国大学模式,借鉴两种模式推动中国大学发展,对建设高等教育强国是极富意义的。

  (一)两种模式的价值
  以柏林大学为代表的研究型大学模式和以柏林工业大学、汉诺威工业大学等为代表的工科大学模式是德国高等教育中的两种大学模式。柏林大学不仅因为有一批卓越的思想家贡献了智慧和精神而得以成功创办,更是由于拓展了大学的职能,实现了教学和科研的统一。可以说,柏林大学办学模式的确立是理性的凯旋,“启蒙运动的核心——理性思想,对于洪堡创办柏林大学产生了直接的影响”[8]。从工科大学的起源来看,其源于技术教育,但是受柏林大学等新型大学建立的影响和国家工业化对分工与技术的要求,它们在较早时期已经注意到了理论性的应用研究,并不断努力朝柏林大学等大学看齐,最终获得了与大学同等的地位。假如说柏林大学是理性思想和德国当时的国内外形势的产物,那么工科大学则是对柏林大学“洪堡原则”吸收和对工业化人才及技术要求的适应相结合的产物,在德意志帝国时代,工科大学就发挥了举足轻重的作用。工科大学为德国培养了工业发展的专门人才以及为民众创造财富的优秀人才是历史事实,可以说,工科大学是德国的合理选择。这一选择既使德国在当时取得了迅速的发展,又拓展了高等教育的大学类型,除了注重纯粹科学研究的大学以外,加入了注重技术研究的工科大学,从而形成德国高等教育的基本格局。

学者贺国庆教授在综合了德国研究型大学和德国工科大学前身技术学院的发展状况后指出:“19世纪后半期的德国大学已开始服务于国家和社会发展的需要,应该说,德国也是大学服务职能的起源地……当然,整个大学风行‘服务’的观念是在美国完成的。”[3]208-209由此可以说,德国这两种大学模式对世界高等教育发展都做出了重大贡献。

  (二)两种模式的影响差异
研究型大学和工科大学虽是德国高等教育的两种大学模式,并对世界高等教育发展都做出了重大贡献,但两者的影响是不同的。

柏林大学由于“洪堡原则”,成为新型大学的杰出代表;柏林工业大学等工科大学则是“默默”地为德国工业发展“奉献”力量。工科大学“改变与扩充了德国大学的外延,同时直接带动了新兴工业的产生与崛起,成为德国工业化的火车头。美国的麻省理工学院、英国的帝国理工大学、日本的东京工业大学等世界范围内再次学习德国大学模式的热潮如火如荼”[9]。但与向柏林大学办学模式学习相比,这股“热潮”显然并不是那么“热”,究其原因,主要包括三个方面:

其一是产生的背景不同:柏林大学的创建是战败于拿破仑之后,国家处于全面危机的时刻,它的建立对德意志人产生了重大的精神影响;工科大学则是在工业化进程中逐渐发展,“升格”而成,并没有给德意志人以巨大的思想冲击。
其二是创办者身份不同:柏林大学的创建过程中倾注了一批杰出思想家的智慧和精神,加之这批思想家本身极具影响力;而工科大学的创办者或校长或工商官员,主要以行政方式推进学校设立或改革,虽然不排除他们有思想,但他们在精神上的影响相对来说是有限的。

其三是两类大学特征不同:柏林大学等新型大学注重纯粹科学研究,拓展了大学职能,将教学和科研相统一,比工科大学更具传授知识和发展知识的优良传统和有利条件;工科大学在正式升格为大学之前,主要是传习“技艺”,在后来的发展过程中才逐渐注重理论性的应用科学研究,但因应用科学研究直接“由技术转化为产品”,其影响主要体现在生产线上,并非在思想史或高教史上。

  (三)借鉴两种模式推动中国大学发展

  德国高等教育的两种大学模式在历史上都具有深远的影响力,对此我们应该秉持一种同等对待、兼收并蓄、注重特色的态度,既要认识到两者之间的差异,又要看到两者之间的互补性。从欧美大学发展史来看,大学并非一成不变的机构,它会随着社会的发展而不断变化以适应新的环境。在中国,游学德国的蔡元培以柏林大学为示范,在担任北京大学校长期间对学校进行了开拓性的变革,学校面貌为之一新,成为中国最具影响力的大学之一。留学德国的工学博士马君武以柏林工业大学为样板,创建了“独重工科”的广西大学,为当地的农业、工业发展培养了第一批技术人才,有力地推动了广西的经济社会发展,学校逐渐成为当时南方最重要的大学之一。当然,借鉴德国的任何一种大学模式都必须充分地认识到其国家的文化背景和价值观念,而不仅仅是知识层面。比较高等教育学者阿特巴赫就精辟地指出:“大学是一种独特的教育机构,它们有着共同的历史渊源,又深深地根植于各自所处的国家之中”[10]1。我国高等教育的改革与发展,一方面需要对包括德国在内的西方国家的大学模式进行深入、全面的研究,批判地吸收诸如以多种大学模式推进国家高等教育发展等经验;另一面也要基于中国的传统与文化,避免大学模式的盲目移植,以“内源式”的发展思路,探求根植于民族文化土壤的高等教育发展之路。

  德国的研究型大学模式和工科大学模式是德国高等教育中的两种大学模式,其价值不仅在于它们作为典型办学模式的存在并及其在高教史上的地位,而且在世界范围内产生了重要影响,吸引其他国家高校学习借鉴,具有极强的理论意义和现实意义。重新审视德国大学模式,对在建设高等教育强国进程中的中国来说同样有意义。

  (全守杰,南京大学教育研究院博士研究生,江苏南京 210093)

参考文献
[1] 施晓光.大学:三种意义上的释读[J].北京大学教育评论,2006(07).
[2] C·W·克劳利.新编剑桥世界近代史(第九卷)[M].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历史编写组,译.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2.
[3] 贺国庆.德国和美国大学发达史[M].北京:人民教育出版社,1998.
[4] 日本世界教育史研究会.六国技术教育史[M].李永连,李秀英,译.北京:教育科学出版社,1984.
[5] [美]亚伯拉罕·弗莱克斯纳.现代大学论——美英德大学研究[M].徐 辉,陈晓菲,译.杭州:浙江教育出版社,2001.
[6] 《外国教育丛书》编写组.六国著名大学[M].北京:人民教育出版社,1979.
[7] 黄福涛.外国高等教育史[M].上海:上海教育出版社,2003.
[8] 阎凤桥.柏林大学办学模式的确立:理性的凯旋[J].复旦教育论坛,2010(06).
[9] 张新科.蔡元培与马君武借鉴德国大学理念之比较[J].高等教育研究,2008(09).
[10] [美]菲利浦·G·阿特巴赫.比较高等教育:知识、大学与发展[M].人民教育出版社教育室,译.北京:人民教育出版社,2001
上一页 [1 2 3]
关闭窗口
 
 
 学院首页  |  验收首页  |  后台管理  |